吳亦凡緋聞女友+千萬級網紅+離異少婦…選秀再也選不出草根明星了
娛樂

吳亦凡緋聞女友+千萬級網紅+離異少婦…選秀再也選不出草根明星了

2020年01月17日 15:44:13
來源:8號風曝

這都還沒過新年呢,選秀的硬仗又要打響了!

拼完了男團又要拼女團,比如《青春有你2》這兩天就官宣了109位訓練生。

看到商機的吃瓜群眾們不甘示弱,從中瞅見了商機,紛紛推出代喝奶服務:星給你追,奶給我喝,美好打投,快樂追星。

話說回來,誰又不愛漂亮妹妹呢?然而本顏控小妹正想好好欣賞這群新晉訓練生的顏值時,心理活動卻如右所示→怎么是你?怎么又是你?怎么還是你?

先來康康妹妹們吧!

秦牛正威。

還沒開始比賽呢,就憑借“一直很尊重吳老師”積攢了100多萬粉絲的那位。

去年8月,秦牛正威和吳亦凡被拍到在地下車庫里十指相扣,but,卻沒有后續惹!

如果拋開吳亦凡緋聞女友身份,她也算得上一枚小網紅。

早年是女團“你的寶貝”成員之一。

后來作為抖音上的“回眸妹妹”火過一陣子。

雖然小號曾否認過自己要參加選秀,但最終還是出現在官宣名單里。

但公式照和精修照放在一起,不是一般的照騙?

林小宅。

自帶1000多萬粉絲的網紅,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和秦牛正威相比,哪一個名氣比較大。

感覺是不少男生的初戀臉哈。

算是這幾年來TOP級別的網紅,開了自家的網店,推廣什么的接得也不少。

比較讓人迷惑的是,她不僅自帶流量,甚至還自帶了男友?

之前林小宅也說過暫時不想進入娛樂圈,然而沒幾個月就參加了選秀節目。

不懂就問,是想法改變得太快就像龍卷風?

還是先否認再官宣,已經成為愛豆出道必備營銷手段之一?

蔡卓宜。

來自大馬,2017年就已經出道。

唱過歌,演過戲,2018年后開始進軍中國大陸市場,笑容很有標志。

人設相當帶感!

蔡卓宜雖然才25歲,但……已經結婚又離婚。

離異少婦逐夢演藝圈?忍不住想起了那個段子——

“總裁,你已經和夫人離婚半年了”

“認錯了嗎? ”

“沒有,夫人參加選秀節目,好像要出道了。”

七穗。

也是一枚海外選手,全場唯一櫻花妹。

翻唱的視頻算是在網上小小的紅過一把。

之前參加過另一檔唱歌類綜藝《這樣唱好美》。

還有一批已經成團出道蠻久的妹妹們,這一次又是組團殺來。

比如SNH48的的10位成員↓

以及讓人傻傻分不清楚的四胞胎——申冰、申清、申玉、申潔

最早認識她們是在2014年藝考現場,四姐妹考進了同一所學校,住進了同一間宿舍,因為她們“不愿分開”。

6年后,她們果然也沒有分開,先是組成了偶像女團“豌豆嘟嘟”,現在又要一起參加選秀節目惹。

苦的只有粉絲:害,拍到誰就算誰,反正都認不出,不如來一把消消樂?

還有一部分的訓練生們,之前則在各種選秀各種綜藝各種電視劇電影中徘徊許久了。

印象最深刻的一位,劉雨昕

2012年拿到《向上吧少年》冠軍,當年的她,還是一副假小子打扮↓

但,后續發展卻很迷。

去年參加了《這就是街舞》,導師之一是早早被《向上吧少年》淘汰的易烊千璽。

今年參加了《青春有你2》,PD則是同樣早早被《向上吧少年》淘汰的蔡徐坤。

希望再再再再戰的劉雨昕,這一次能走得遠一點吧。

發現沒有?

109位訓練生中,大半都是臉熟的面孔:要么已經有了不小的名氣(緋聞/網紅/女團/唱歌/演戲等),要么就是反復參加了N個選秀節目,低頭不見換臺見。

能稱得上完完全全新人的,似乎沒幾個?

(8號風曝不完全統計)

有博主就發起了投票,如何看待已出道選手再次參加選秀↓

目前有將近10萬人參與投票,過半的人覺得“可以但沒必要,這是一種不公平”;剩下的人則認為,勇敢逐夢,還能提高曝光度,也未嘗不可。

事實上,選秀選秀,最終選出一堆“回鍋肉”……

這樣的現象,也不是一天兩天了。

自打《偶像練習生》再一次開啟選秀熱潮后,此后出現的每檔選秀節目,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存在。

《偶像練習生》最終成團的NINE PERCENT,蔡徐坤當時已出道7年,2015年因《星動亞洲》成為SWIN男團成員;黃明昊、朱正廷參加了韓版《produce101》,王琳凱之前也上了《中國有嘻哈》而小有名氣。

如果說《偶像練習生》的人臉相對新鮮,那么同年播出的《創造101》堪稱大型再就業現場。

火箭少女101里,除了段奧娟是素人網紅出身外,其他成員要么已經出道,要么加入不同女團——

孟美岐、吳宣儀(宇宙少女),楊超越(CH2),Yamy(《中國有嘻哈》),賴美云(SING),張紫寧(MERA),Sunnee(A'N'D),李紫婷(開了個人演唱會),傅菁(Trainee18),徐夢潔(蜜蜂少女隊)。

翻了年,臉熟的面孔越來越多。

《青春有你》UNINE,匯集了來自不同組合的“老人”們;《創造營2019》前有張遠、馬雪陽開啟了大齡偶像“再就業”篇章,后有R1SE的11人中,僅有3人是完全新人。

動不動就標榜著要選出新生力量的選秀節目,最后選出來的,又哪能看到幾個“新人”呢?

然而時間倒退向后15年,并不是這樣的光景。

選秀這股風,從2005年的夏天就開始呼呼地吹。

《超級女聲》真正意義上拉開了中國的選秀時代,還記得總決賽3進1那一夜,李宇春、周筆暢、張靚穎分別得到352萬、327萬、135萬張票,按照一元一票制,少說也有小700多萬。

收視率更是高達11.65%,不管是比出圈,還是比人氣,都是現在的選秀節目望塵莫及的。

另外一個意義則在于,它開啟了一個草根登上舞臺的時代。

《超級女聲》說白了,仍是一場大眾歌手選秀賽。報名條件很簡單,面向所有熱愛唱歌的女性,再配合上“想唱就唱”的口號,頗有幾分勵志追夢的感覺。

當時,《超級女聲》是國內第一個“全民參與”的演歌類綜藝欄目,即使湖南衛視三令五申了很多次,目的不是造星,而是體驗快樂。

但天娛傳媒也同時承認,制作《超級女聲》的另一個動機就是尋找散落在民間的演藝新秀,最后簽約新人。

事實證明,這步棋走得是相當正確。

不僅改變了大陸音樂市場被港臺歌手占據主要地位的局面,選出來N多民間出身的選手,至今依舊活躍在歌壇:李宇春、周筆暢、張靚穎……

再往后,男版《快樂男聲》,甚至后來的《中國好聲音》也是差不多的路數,每一位學員在出場前,必定有固定的故事環節,甚至還會加上“賣慘”經歷:

住在地下室但卻追逐夢想的,親人病重還要負擔起全家責任的,由于長相經常被歧視的……總之,什么都有。

明星逐漸淡出綜藝舞臺,平民、草根,反而成了綜藝熒屏的唯一關鍵詞。

發展是螺旋式上升的,選秀也不例外。在經歷了草根選秀的幾年后,看起來又回來了原點:

以前是寒門出貴子,現在的情況則是倒了過來,寒門才難出貴子呢。

一方面呢,已經出道、加入經紀公司的選手,與素人相比,的確擁有更豐富的舞臺經驗,以及更優渥的發展資源。

猶記得《偶像練習生》第一期,各位練習生看到王思聰名下的香蕉娛樂練習生即將上臺時,立刻發出了一片驚呼聲。

那會兒,我們的國民老公還沒有被曝出欠債,也還沒有被限制消費,他手下的選手就意味著“有錢、有勢、有資源。”

而《創造營101》中的段奧娟,第一次露面時也讓人印象深刻。

平民出身、因唱歌在社交軟件上走紅的她, 和周圍用心打扮、嚴格控制身材的練習生們比起來,只是穿著校服、扎著馬尾,平凡得就像生活里會擦肩而過的學生妹。

《超級女聲》元老級評委柯以敏就說過,成熟型選手參加比賽的收獲相對會多一些,“如果只是很喜歡音樂的新人,還是要去正規的音樂教育學校去學過之后,才會有真正的未來,不然會比較辛苦。”

另一方面則是,能否找到足夠多的、優秀的選手,儼然已經成為了現在選秀節目所面臨的困境。

楊坤曾表示,為什么《中國好聲音》一季不如一季?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國內優秀“草根”歌手資源已經不多了。

第一季之所以有袁婭維、吉克雋逸這樣既獨特又有記憶點的聲音,因為她們在上節目之前,不知道打磨了多少年。再之后,人就用光了,越來越少了。

這一點呢,在偶像類選秀節目更為明顯。

團體選秀這一套都是從日韓舶來的,《創造101》也是正兒八經買了韓版《Produce101》版權。雖然《Produce101》陷入了造假丑聞中,但在此之前,它的成功卻是毋庸置疑。

然而不同的卻是,日韓已經形成了系統的練習生制度,亦能保證源源不斷地輸出新人。相較而言,內地娛樂圈尚未達到如此完善的地步,更別提,還時不時有經紀公司跑路的新聞發生。

新人不夠多的話,那就只能所謂的“老人”們來不斷地回鍋,順便再賣一波情懷了。

或者,柯以敏說的另一番話,可以更好幫我們看待這種關系——

曾是選秀評委的她,卻認為“選秀本身是個節目,那么‘秀’的成分會比‘教育’多,你沒更充分的時間來幫助選手,一錄13期,可能三個月就錄完了。”

是“造星”,還是“造新”?

這個問題估計再說上三天三夜都不會說清楚。

畢竟,只要還有觀眾樂意看,只要還有粉絲愿意打投,那么選秀節目的風就不會停下。

好了,小妹要趕緊去pick漂亮妹妹們了……

(文章配圖來自網絡)

天天色,天天干,天天操,天天射,天天好逼网,天天色综合网